SALTED

一片荒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开垦。
头像id=58934804

看来这个ipad是无法一次发多张了 本来还想来个特效版呜。
不管不管就是要无责任撒糖 女孩子在一起搂搂抱抱甜甜蜜蜜才是王道。
没图层好难受 签名还给遮了 哎呀算了不气反正我字丑/
呜呜呜我的辣鸡人体还要修炼画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美丽呜呜呜。
英法组真好啊。

2016.10.1

【压切烛】无题(性转注意)

/短/
/双性转/
/甜甜甜整体傻白甜/
/大概OOC/
/并不好吃/

—————————————————————


“呐,长谷部酱。”

又被用奇怪的方式称呼了。长谷部顿了顿手上敲打键盘的动作,抬眸略微扫了眼目前的报告进度决定不做回头这种多余的动作,然而“什么事”三个字还压在喉口,她就被不知道从哪儿砸了个正着。几乎是同时传来一声棉质物撞上硬物的闷响,虽然能感受到被扔来的东西并非凶器,但头还是因为惯性猛的向下一低脑门,差点摁到键盘上,后颈一酸,轻微的眩晕感涌上头顶,整个人忽然有点懵。

过了几秒她才回过神,缓缓转过头,给予捣乱者饱含怒意的瞪视,蹙着眉下意识打算开口训导面前人的失礼举止,却不料那套着睡衣身材高挑熟悉的单眼女孩儿却立刻操起手中抓的另一个靠枕,弯弯眉眼,“啪”的按在她脸上。
长谷部向来是个不服输的人,哪怕这大概只是恋人的玩笑。视野重归光明的时候,长谷部弯下腰拾起了先前充当抛掷物的橙色靠枕,抓着边角向对方回击,光忠也毫不示弱,闪身躲过,扭过腰肢反手朝着面门又是一下。长谷部瞥了眼对方胸前因为大幅度动作而不住摇晃,尺码不小的软肉将白色的睡衣带的一起一伏,还隐约能看到胸罩的形状,一边收回手,一边朝拍来的枕头挥去顺势挡开攻击,看着对方一时没能收回手,恢复成毫不犹豫的踏步向前举起予以回礼。

收到回礼的光忠也毫不含糊立马又打了回去,两人都拿出曾经在剑道比赛里的气势与认真,以靠枕做木刀你一招我一式的干起了架,点点汗水顺着鬓角碎发滑过线条流畅的下颚,掉落在地上淹没在枕头相撞的闷响中。

白色的月光照亮街道,与暖色的街灯相互映衬,街上的人影稀稀落落每个都多多少少染上灯的暖调,两侧矗立的楼房窗户大多都亮着灯,街角古树的绿叶繁茂散落的光芒就像从仙子扇动的翼膜上落下的金色尘埃。

一开始长谷部心里还惦记着工作,不过在光忠似是玩闹却一招更甚一招的攻势下,还是渐渐收了心思,全心全意投身到战斗里,大幅度的挥动四肢脑子里估算着对方下一步动作,短短二十多分钟,汗水蒸出的水雾氤氲了视野,束起的长发散成一缕缕胡乱搭在肩头、后背和颈侧,全然无了原先可以随时外出的整洁模样,然而她却在这孩子气的打闹与汗水滴落的瞬间,得到了一丝畅快。这种畅快虽不及学生时在剑道社与同社代表切磋时,兴奋骄傲与干掉对方的决意一齐涌上头顶来得刺激,但因为长时间工作而鲜少活动的关节搁在骨子里,麻木到一旦动起来便咔咔作响,长出来的骨刺若不好好磨平实在是瘙痒难忍。重归交战的愉快阵阵袭来,她的举手投足间不免透出些杀意。

因为不及长谷部的出招速度,而只能防御着偶尔出手攻击破绽的光忠因为对方忽然强硬起来的攻击而向后退去,穿过不长的走廊退向卧室,却因回头防御追来的人儿而不慎绊倒摔在床上,长谷部眯着眼咧了咧嘴露出八重齿,将手中的靠枕举过头顶,如同最后必杀般想要结束战斗,谁知面前向后倒下的的人却露出阴谋得逞的自信微笑,抬起上身伸手抓住她的衣服前襟往下一扯,始料未及的举动令她一下失去了平衡。迎接长谷部的不是略显坚硬的床铺而是光忠香软的胸脯,整张脸一下埋到了深深的乳沟之间,极富弹性的嫩滑触感袭卷了神经,一起一伏的胸口传来富有生气的有力心搏,眼前是洁白的皮肤,甚至还能闻到沐浴露与洗衣液交融在一块儿的清香,点点杀意在重重外力下顿时烟消云散。她能感受到恋人的手正抚摸着她煤色的乱发,那轻柔就像在安抚受委屈的孩子,长谷部虽然很想抬头,但她可以想象出光忠的表情:因为剧烈运动而微红的脸,低着头微眯起左眼,随着起落剧烈的呼吸羽睫轻颤,凌乱的发丝因为汗水黏在颊侧,嘴角漾开温柔并饱含深情的微笑,汗津津的领口,大敞白色的睡衣卡在肩头,露出蕾丝胸罩的黑色吊带......

“玩够了吗?”长谷部埋着头闷声发问,温热的吐吸喷洒在光忠的前胸,给她微痒的触感。光忠静静地笑着也不回答,约乎过了几秒才慢吞吞的开口:“打扰到长谷部酱工作的话那是我的错,现在想回去继续写报告的话我不拦你。”语顿,抚着长谷部发尾的指尖滞了滞,指腹滑过对方的脖颈,顺着背脊来到两块儿凸起的蝴蝶骨之间摊开掌心轻轻的拍了拍,“转移会儿注意力感觉怎么样?偶尔干干除开工作外的事儿也不错呢。”

狡猾。长谷部在心里暗自诽谤,但她还是中了招。她抬臂推开光忠停留在她背脊的手,向前探身双手手肘撑在对方头侧,小心地不去压到头发,然后她把脸凑了过去,单手伸过去揽住光忠的后脑,并拔开黏在右脸的发丝,接着低下头去给了她个不轻的吻。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以上一切都是属于一条咸鱼的痴汉念想,OOC啊恶心啊这些都是属于它的,是条废鱼,但请相信它对这对cp充满爱。 因为一些私人原因本来要写系列的东西成了史前巨坑,对不起各位(土下座

2016.1